科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VR

电影宝贝儿讲了什么故事值不值得去看

VR
来源: 作者: 2019-05-17 00:30:35

黑鲨新机跑分流出骁龙8558GB内存
苹果iOS10正式版推送时间确认跟4s说
玩QQ红包是享受支付宝五福是一种修行

侯孝贤监制,刘杰执导的电影《宝贝儿》,讲述一个先天缺点的弃儿,试图拯救另一个先天缺点的孩子的故事。而这场拯救最后毫无意外的,是一场徒劳。

别看现在天天提倡现实主义题材创作,其实现实主义依然不好做。现实主义首先需要创作者真有生活体验,且有提炼生活的能力;其次,越是现实主义题材创作,越需要创造者懂怎么讲故事,越需要类型化电影的创作能力,才能把这类不太受普通观众待见的题材,做得让观众愿意看。

《我不是药神》的票房奇迹虽然给电影创作者提气,但确切是个案,其成功不在于它是现实主义题材创作,而在于成熟的商业类型片叙事方式,让这个题材对于普通观众来说,变得容易下咽。这一点,《宝贝儿》明显没有做到。这个故事被讲述得缺少波涛和转折,故事到最后也没有出现观众们期待的美好收尾、暖心瞬间。乍一听挺“热血有爱”的故事,其实哪儿哪儿都是挫败、无奈、尴尬、疲惫。现实的残暴存在于每一帧画面,把所有我们熟悉的、理直气壮的道理,变得模棱两可又灰头土脸。

《宝贝儿》里的各色人物,也因此都染上一层模棱两可和灰头土脸(除了杨幂饰演的江萌这个人物)。郭京飞饰演的病儿父亲,一边痛苦着心疼着,一边精打细算着家庭和孩子的未来;李鸿其饰演的小军是有些理想主义色彩的,他喜欢江萌,几次吐露真挚的情义,几次为心上人铤而走险,为心上人构想了他从长江洪水看土壤环境保护的重要影响
能想象的二人最好的未来,但面对后代问题,也只能无助地堕入沉默。

故事里的无肛婴儿、家人放弃医治等设定和情节,很容易让人想起几年前的天津无肛女婴,和今年的“小凤雅”。在这两起事件中,舆论屡次反转,络大V参与,家人对孩子救治与否的选择是否合情理,成为友讨论焦点。

不过不管是大V还是友,大多数人对于这两起事件讨论的参与,难免占着道德高地,挥斥方遒指点江山。这样的讨论于社会当然是有价值的,但撇开经济、学识、3观的优越感,谁能说自己的见解是从自己的惨淡生活中穿越荆棘、披着血泪总结出来的刻骨心得呢?而若不是刀刀剜着血肉体悟出的心得,又有几分资历去指点那些遭受命运重创的人如何选择呢?终究这些讨论还是太过喧嚣和轻薄了。

然而《宝贝儿》有意思的地方,在于它选择了一个不寻常的人物,来表达对这类事件的看法。杨幂饰演的江萌,本身就曾是个无肛女婴,一身的疾病,被父母抛弃,经历屡次大手术艰难活下来,但失去生育能力,身体留下残疾,生活更是贫苦。

她活得越是艰难,越是能察觉和她相同境遇的孩子的求生欲。孩子每一次艰苦的呼吸,她听见了,她就不能忽视。由于忽视这个孩子存在的导演蔡明亮承认同性恋:不必在乎外界怎么看(图)
价值,也就是否定她自己存在的价值。在这个孩子身上,她要去证明自己的过去:父母放弃我,是不应该的;也要希求一个自己期待的未来:虽然我不会有孩子了,但每一个降生在世上的孩子都该得到父母的爱。

因此,她说出的一句“必须救”,与千千万万的友说的“必须救”,份量是不一样的。

江萌在电影中,表现出的逼人太甚的正义感,很难让人喜欢。但这种执拗,总归与某些大V们不同。大V们对底层生活和绝望窘境并没有切身感受和体会,对于孩子和家庭的未来更是不能给予什么实质性的帮助,在微博上秀一波正义,圈一波粉,然后保持着中产阶级的高尚姿态,品质生活继续过。

可是江萌不一样,江萌是真觉得孩子不但能活,还能活好,由于她相信自己就能活好。看她打工时拖着孱弱的身体恶狠狠擦地的样子,你就知道,她真的坚信:虽然我比起他人先天不足,但只要咬着牙,攒着劲儿,卖力气地活着,我就能活好。

目前很多看过电影的观众腾讯棋牌盛典公布锦标赛明星选手名单神秘大腕嘉宾引发网友热议
,对杨幂的演技依然有质疑。确实,和郭京飞、李鸿其相比,杨幂演技欠了些水准。可以想象,如果江萌这个角色,换一个形象更贴合、演技更细腻的演员,应当能够建立得更充分。

而杨幂,她多年在综艺、爆款电视剧中、机场时尚街拍中建立起的明星感,让她和这个底层边沿人物实在有距离,最要命的是,不管化装服装做得多接地气,不管她有多努力贴近角色,她在观众心中那个“带货女王”“精致女神”的形象已经太牢固。影片中,她一个侧脸镜头,观众可能不会先注意到她正在诠释角色的无助茫然,而会先琢磨她额头到鼻梁的流畅弧线有没有医美痕迹。

但无疑,杨幂确实遇上了一个好角色。江萌这个人物本身的设定已经十分有气力。她的固执,她的紧绷,她愚昧的一板一眼,她的不讨人喜欢,都有厚实的前史作为根基。你可以想象她的成长过程中,遭遇了多少劫难,受过多少欺凌。

来路坎坷,前途也不见光明,一个人生灰暗至此的人,要不失望,不放弃,能怎样呢?江萌选择跟全球犟,她谢绝别人安排的相亲,拒绝被当作残疾人,谢绝养母挖空心思为她做的一点将来的打算,她用划定黑白分明的规则来建立自尊和本身价值感,她要证明自己不需要别人施舍怜悯,照顾得好自己,还能有余力保护他人。“如果我能做到这些,是不是你们就能认可我和普通人一样,是否是我的尊严也未受丝毫折堕?”

在电影院里看《宝贝儿》时,偌大的影厅就我一个人,似乎杨幂的参演也不能为这部电影带来更高的关注和票房。不过换个角度想想,这样的故事若是没有杨幂作为宣传买点,只怕排片能比现在再少一半。

故事的最后,孩子终究还是死了,一直坚称“我很健康”的江萌,终究去办了残疾证,承认了自己的渺小与无能。生活严丝合缝地残暴,一点幻想也不留给小人物们。而有多少小人物们愿意在压力山大的工作之余,看这样一部让自己更丧的电影呢?

可是,这样的电影,这样还愿意去描摹小人物的徒劳挣扎的电影,它们的存在本身,不就是生活留给我们仅有的一点空想吗?比起过往第五代导演善于讲述的乡土故事,在城市化进程飞速的当下,聚焦都市边缘人物的文艺作品,也许更切合当下时期的脉搏,是值得我们尊重和善待的。

小孩夜咳
宝宝有点咳嗽
宝宝风热感冒吃什么药

相关推荐